《秦吏》

下载本书

第188章 陷之死地然后生!

作者:七月新番 字数:4849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天降巨富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豪婿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财运天降 伏天氏 好想住你隔壁 我家后门通洪荒 永恒圣帝 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 元尊
    “城内的七百兵卒,大半都是南郡人!”

    自从加入黑夫他们以来,满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,此刻却愤怒地大骂道:“徐扬这竖子却说吾等人人皆欲反叛降楚!黑夫百将先前说服都尉,让兵卒们写家书回寄,于吾等有恩,我与百将虽未深交,却心生敬佩。如今百将又亲涉险地,而徐扬这竖子,却鼓动吾等抛下黑夫百将,抛下兵卒独自逃走,真是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在满和已经被放出来的翟冲、屠驷等人说明下,黑夫总算是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了,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虽然事先对徐扬此人已有防备,但黑夫也没料到,他居然疯狂到这种地步,会做出如此蠢事来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个小百将,目光短浅,徐扬的计划破绽百出,简直是生怕自己渴死的人在饮鸩止渴。但若他真的闹出点阵仗来,整个城池就乱了,到时候别说突围,恐怕会被楚军乘机入城,黑夫的诈降,难说只能变成真降。

    好在,当黑夫不在城内的这时候,他的手下们却稳住了局势,将一场大乱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黑夫看向自己的属下,东门豹、季婴、小陶,还有利咸、共敖几人,他们大多是从湖阳亭跟了自己两年的老部下,就连共敖,也不知不觉在黑夫手下呆了快一年。

    在黑夫的言传身教下,众人都有了不少成长,比如利咸,黑夫之前还嫌他办事太多小心谨慎,但这一次,黑夫却窥见了利咸在困境下的一丝疯狂。他不仅表现得智慧过人,还像是吃了豹子胆,连假冒军令这种大不帏的事都干得出来,兴许是跟在黑夫身边久了,学了点他的手段吧。

    当然,在在军法官过来时,众人都对此事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共敖亦让黑夫刮目相看,这小青年不仅能说大话,关键时刻也有属于他的勇锐强悍,就是太直率拼命了。

    黑夫询问了东门豹事情经过,拍了拍小陶,笑话了一下季婴,夸奖了利咸,接着又查看了下共敖的伤势,。

    “你是专诸,徐扬是吴王僚么?你也太高看他,也太轻贱自己了!”

    黑夫训了共敖一顿,而后便朝着众人作揖道:“黑夫做错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亲自出城诈降,是以为二三子恐难当此任,可现如今我才发觉,二三子之能,已远超黑夫所想,诸君皆是勇锐之士,梓材之木,可为大舟高梁!”

    一席话名为致歉,实为褒奖,众人听了以后,心里都美滋滋的,面上有些得意,嘴里连道不敢,共敖则嘟囔着说,他欠黑夫的人情,已经还清一半了。

    黑夫无奈地摇了摇头,又对在城墙上督军,姗姗来迟的军法官道:“徐扬之事,待李都尉醒后,还望军法官能为吾等作证。”

    徐扬毕竟是李由的老部下,李由醒来发现他忽然死了,心里肯定会怪怪的。

    军法官颔首道:“徐扬欲反叛逃走,此事有众兵卒和三名百将作证,已被坐实,这等军贼死有余辜,百将勿虑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军法官,徐扬剩下那二十余名部下,当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军法官咬着牙道:“随徐扬反叛者,亦当诛!”

    黑夫点了点头:“将他们带到集市处罢,此外,还望三位百将能将部下也召集到市集,我有话要对众兵士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鲖阳的乡市位城邑西南角,因为城中楚人早在李信攻占此地时就统统被赶走,所以显得格外冷清。直到今日,突然站了六百余人,除了东城墙留着数十名黑夫麾下的兵卒监视楚军动向外,其他秦卒都集中于此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手下们,经过大半年统领,黑夫指挥起他们来,已经像大脑指挥手臂一般好使,经过徐扬事件后,更放心让其中几人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他需要激励的,是友军,是刚刚经历过一次反叛,有些人心惶惶的六百秦卒。

    这些秦卒在翟冲、屠驷、满的带领下,集中于此,他们已经被告知诈降突围之事,知道一会就要出城死战,不少人面容紧张,也有些怯懦,毕竟前几天才刚经历了一次大败,此刻若要士气如虹那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二三子!”

    黑夫站在集市一个大概是卖狗肉的摊位上,脚下还有些油腻。

    他平日里只管自己的兵,很少站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,更别提演讲了,好在,前世的影视剧没有白看,他知道如何正确引导兵卒,让他们的心念合一!

    “汝等多是李都尉手下的短兵,亦或是南郡兵卒,应当听说过我。”

    黑夫指着自己道:“我就是那个‘被衾百将’黑夫!“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本来有些紧张和人心惶惶的兵卒们,轰地一声笑了出来,这是黑夫最初的绰号,当时没少在营地里传。一时间,知道的人都露出了会意的笑,不知道的人则向旁边人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等众人笑过一阵后,黑夫也笑道:“当然,我也是‘家书百将’黑夫。”

    方才开怀而笑的兵卒们都肃穆了,尤其是南郡籍贯的兵卒,更是向黑夫投去了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们离家一年有余,平日里一直欲与家中联络而不得,就是黑夫说服都尉,让全军得以寄家书回去。此时此刻,家里应该都收到家书了吧?一些兵卒甚至有些后悔,早知道会有这场大败,早知道自己会九死一生,就该在家书里,多写一些话……

    不舍,不甘,这情绪缠绕在所有人心头,感觉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黑夫又道:“李都尉受伤垂危,不能领兵。承蒙都尉信任,任命我为假五百主,予我虎符,令我统领众人,他嘱咐说,要我带汝等脱离险境,回秦国,回家!”

    听到回家二字,被两个月前那封家书勾起乡情的七百兵卒齐齐抬头,看向了黑夫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谈国家、大王、荣誉、爵位是没有屁用的,唯一能把这群败兵拧成一股绳的,唯独一件事,那就是活着回家的念想!这才是每个秦卒心里最深的执念!

    “但城外的楚人,不让吾等回家!”

    将众人的心念统一后,黑夫的语气变得悲愤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瞒二三子,我方才不在城中,是因为奉了都尉之命,去楚营诈降,顺便探查敌军虚实,吾等可知我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了什么?那些暗暗有投降打算的兵卒很是关心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,数百秦卒像是刑徒隶臣妾一样,被套上了木钳,被拴上了绳索,像狗彘一样挤在一起,楚人还洋洋得意地说,要将这些秦俘带回去,将他们送到潮湿的海边,送到卑热的江南,送到楚国贵人们深不见底的矿坑里!”

    “不管汝等在秦国是上造,是公士,还是士伍,是小吏,是农夫,还是工匠,一旦被楚军俘虏,便只能做盐奴、田奴、矿奴!永世不得归乡!且吾等的父母妻子,也会因律令连坐!”

    “若如此,毋宁死!”

    不少人也从喉咙咯低声吼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毋宁死!”

    黑夫让人事先跟众兵卒打过招呼,让他们不得大呼,让城外楚人察觉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这一番演讲,会让他们山呼无数次!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想回家,无非是两种法子。”

    黑夫冷笑道:“一是做逃兵,方才,便有一位百将畏敌如虎,竟打算劫持都尉,扔下汝等这些小兵卒送死,好为他赢得时间,带着少许亲信逃走。”

    黑夫说完一挥手,让军法官将那二十个徐扬的部下带上来,让他们跪在污秽的乡市地面,跪在众兵卒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也想回家,没有错,却错在妄图离地遁逃,此乃军法不许;也错在他们想用汝等数百人性命为其开道,谁不是父生母养?凭什么汝等能活,而吾等要死?”

    黑夫大声问军法官:“敢问法吏,此乃何罪?”

    军法官阴着脸道:“离地遁逃之法,当斩首弃市!”

    黑夫又看向了面前的数百人,他们听说有人想用自己性命垫背逃走,愤恨之余,也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个字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丝毫不拖泥带水,黑夫手挥下时,二十多颗大好头颅,已经被东门豹等人砍下来了,滚得乡市到处都是,还有前面的兵卒泄愤似的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让汝等逃!

    “再有欲弃军而逃者,亦当死!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逃走,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了,不必黑夫说,下面这数百兵卒也明白,他们的选择只剩下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“死战!”

    在满地鲜血中,兵卒们纷纷站了起来,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“然也,战则存,不战则亡!”

    黑夫很满意,就像兵法上说的,吾师出境,军于敌人之地,敌人大至,围我数重,欲突以出,四塞不通,此为死地也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所处的,就是一处死地。

    在死地里,绝望四处弥漫,会把人性里的东西放大无数倍。

    如愚蠢的徐扬,他的愚蠢和丑陋被放大十倍,做出了常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冒险,其实只是被恐惧驱使下的慌不择路。

    如黑夫的手下们,他们平日里被潜藏在平庸下的智慧和勇敢,也放大了十倍,绽放的光彩,让黑夫大为惊奇。

    平日里看不出优劣的人,在死地里却会将他们的人性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黑夫要做的,也是要利用死地里的绝望,将这群兵卒心里的求生欲望,回家的渴求放大十倍百倍,最后胜过对死亡的恐惧!

    这就是兵法所说的,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夫众陷于害,然后能为胜败!

    所以他要做一些更加疯狂的事。

    “利咸!”

    黑夫下令道:“邑内粮食还剩下多少?”

    利咸拱手道:“还剩下数百石,可食一月。”

    “留三日口粮,其余统统烧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利咸目光炯炯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杀牛燔车,以飨吾士,大家做个饱死鬼!

    烧尽粮食,填夷井灶,割发捐冠,绝去生虑,连头都不要了,还要冠带何用?

    让兵卒们绝望吧,让他们断绝一切后路吧,上下同心,并气一力,抽肠溅血,一死于前,方能因败为功,转祸为福!

    也让楚人看到城内的滚滚浓烟吧!

    “季婴。”

    黑夫又下令道:“收捡这些头颅,带着几个人,将头颅送去楚军营地,就说是城内有人抵抗,还欲放火,已被程无忧五百主平定,而不愿意投降的人,也被程五百主砍了头,在此先行献上!吾等稍后,就抛弃甲胄兵器,出城投降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季婴亦领命而去,黑夫事先便叮嘱了他一个重要使命,并严肃地说,此战的胜负,都系于他。季婴得此重任,颇有些激动,自己虽然没有东门豹、共敖他们杀敌的本领,也没有利咸的谋略,但偷鸡摸狗的小事,却是擅长的!

    黑夫转过身,看向面前被自己断绝了所有后路的兵卒们。

    “二三子,现如今,我与汝等一样,已经没有任何后路了。”

    该做的,他都做了,现在,他们真的是将无余谋,士有死志,除了拼命,已无他途。

    “一如方才所言,事到如今,吾等已不是为了功勋爵位,为了田宅钱帛而战。”

    黑夫对所有人大声喊道:“只为了一件事,回家!归乡!”

    “和家书一起送回去的,不该是一份死讯,而是活生生的人,要让母亲看到儿子,让妻妾看到丈夫,让儿女看到父亲,他们都在江汉之滨,在南郡的各个县各个乡各个小里闾,翘首以盼!盼着吾等能随初雪归来!”

    “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不止是兵卒变得热泪盈眶,连翟冲、满、屠驷三名百将都捏紧了拳头,激动不已,虽然他们被嘱咐不要山呼,但此时此刻,众人只想随着黑夫,大声把心里的念想喊出来!

    “我知道汝等想高声山呼。”

    黑夫嗓子已经嘶哑,却依然喊道:“将这呼喊憋在心里罢!片刻之后,在战鼓擂响,吾等齐齐冲向敌阵的时候,再喊出来!想喊多大都行!”

    “让楚人听听,让楚人看看,捐甲徒裼以趋敌的秦军,是何等可怖!”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/down/txt93645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ianhuatang.la/93645/

发表书评:/book/93645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188章 陷之死地然后生!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187章 共敖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189章 捐甲徒裼以趋敌